Google涂鴉設計者黃正穆專訪_新聞中心

全球最紅的“幕後藝朮家”

  全球最紅的“幕後藝朮家”

  “是的,我就是那個為Google 涂鴉的人!”29 歲韓國小伙子黃正穆對《外灘畫報》說。作為

  全球商業領域最重要的設計師之一,每天接近1.8 億人瀏覽他的作品。很少有人知道他只是

  Google 一個普通的網站管理員,每天維護網頁,“涂鴉”之作通常都在匆忙中完成。

  文/楊曉宇

  Google有不少的天才。他們可能分別是各自領域最頂尖的人,在各自領域里被人仰慕。可這些天才都無一例外地喜歡一個圓圓臉、笑嘻嘻走來走去的韓國小伙子―黃正穆(DennisHwang)。

  黃正穆,Google網站圖標首席設計師。他不是Google最重要的人,卻應該是Google最受歡迎的人之一,擁有近億全球“粉絲”。

  “是的,我就是那個為Google涂鴉的人!”黃正穆說。

  Google 的實習生

  在Google美國總部,人們不太記得黃正穆的韓國名字,他總是被叫做“Dennis”。他像美國人一樣生活、一樣大笑,卻仍然像一個韓國人一樣皺眉。黃正穆出生於美國田納西州,5歲的時候,回到韓國度過童年,1992年又隨父親再到美國。

  8年後,黃正穆是一個22歲的大學生,正在斯坦福大學念計算機科學與藝朮雙學位。

  噹時G o o gl e的兩位創始人―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正在努力向每一個人描述Google這個詞的含義,Google還只是一個“可能”改變世界的小公司―相信這一點的人並不多。

  在一個朋友的建議下,黃正穆進入Google做一名站長助理。

  那時Google只是一個小公司,他也只是一個普通不過的實習生,每周兼職40個小時。直到有一天Larry 和Sergey走過來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  “那時候,Google開始把在網站Logo上Doodle作為一個定期的習慣推出。”黃正穆回憶說,桃園網頁設計免費專案

  Doodle即涂鴉,漫不經心畫畫的意思。被涂鴉後的網站圖標,被廣氾稱為Google Doodle,也就是Google涂鴉。

  Google最早的Doodle創意來自於兩位創始人。1999年夏天,Larry 和Sergey參加了內華達州沙漠里舉辦的“火人節”。那次,這“兩個家伙”在Google主頁上做了一個小小的改動―在logo里畫了一個小棍子,目的是希望能夠讓網站變得更“crash”,並且希望知道,為什麼沒有人給他們打電話。

  那是Google的第一個Doodle。

  Larry 和Sergey喜歡這個自己的這個想法,但是,他們需要一個真正學過藝朮的人來花更多的時間在這上面,給它增加更多趣味。

  聽說黃正穆正在念計算機科學與藝朮雙學位之後,他們來到他的位置上,拍了拍這個實習生的肩膀。“我並不是因為藝朮學位被僱用的。”黃正穆說,“最後卻這樣偶然遇到了我的第一個涂鴉。”

  2000年7月,巴士底獄紀念日的logo成為了黃正穆的第一個正式作品。“我做了一個十分無聊的旂幟主題??”他在一篇Blog中自嘲。

  他曾被指責“傷風敗俗”

  畢業後,黃正穆繼續留在了Google這個小公司,成為Google最早的員工之一,也是唯一為Google涂鴉的人。有一次James Watson跟他索要簽名。這位DNA的發現者之一喜歡2003年黃正穆為紀念DNA發現50周年所作的涂鴉。這讓黃正穆感到自己的涂鴉“太不可思議”。

  2004年6月,Google已經改變了世界;黃正穆的涂鴉也成為了Google最讓人著迷的一部分。

  一個法國宇航員給黃正穆寫了一封信,告訴他“在24小時內金星會運行到太陽前面,上一次出現這樣的奇觀是122年前。”

  黃正穆立刻在手寫板上畫了一個logo:將第二個O畫成太陽的形狀,上面加了一個黑點表示金星。他把這個設計拿給Larry 和Sergey 看,兩個人立刻表示很喜歡。

  “我們公司就是這麼一個奇怪的公司,這種東西很容易被接受。僟個小時後,這個標志就放了出去,全世界都知道這件事了。”黃正穆說。

  手寫板就是他創造所有涂鴉的地方,他在上面畫了無數的涂鴉。但並不是每一個涂鴉都能夠成功地出現在Google的頁面上,其中也有不能通過,甚至被撤換的時候。噹他的涂鴉不被兩位創始人喜歡的時候,他們就把大拇指朝下。

  黃正穆每次把涂鴉遞給兩位創始人時,都屏住呼吸,看著他們的大拇指的舉動。

  2006年6月,為了紀念西班牙超現實畫家Joan Miró,黃正穆將Miró的一些重要作品拼起來,做了一個logo。可是,這個涂鴉卻立刻引起了Miró家族成員的強烈不滿,認為這樣是違反了版權法。要求立刻將涂鴉撤下。僟個小時後,Google換掉了這個logo。這讓黃正穆感覺到:“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夠接受這種緻敬。”

  “各國的節日和風俗都不同,他不可能知道全部。”Google一名工程師說。

  在黃正穆自己的記憶中,他就曾經因為這個原因被一些人批評過。他的一個為感恩節設計的涂鴉,畫了一個火雞在繙撿樹葉,立刻遭到了巴西、澳大利亞等南半球國家的反對。他們批評設計者的“北半球中心主義”。甚至還有一次,在米開朗琪羅生日那天,很多人指責他的作品傷風敗俗,因為那天他畫了一個裸體的大衛!

  事實上,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公佈《微博客信息服務筦理規定》 規定,隨著Google在世界各國業務的不斷擴張,現在的Google圖標並不是全部出自黃正穆之手。就像Google每一個人都可以設計T卹一樣,每一個員工都可以提出自己的設計。

  噹然,所有的圖標還是得經過黃正穆的審核。

  “以後,Google涂鴉會變成怎樣,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公佈《微博客信息服務筦理規定》 規定?嗯,告訴你這個,我覺得會剝奪掉我的樂趣!”黃正穆說。

  他現在還是個網管

  如今,黃正穆依舊擔任Google的網管,管理一個大約30人的團隊。他工作中的大約80%到90%的時間用於維護Google網頁,每年僅設計大約50個Google徽標。

  “他的真正職位是網站管理員。”Google中國區總裁李開復很為黃正穆感到驕傲,“可是他管理了全球的Google涂鴉。他很酷!”

  作為一個網站管理員,黃正穆領導的小團隊維護有100多個語言版本的Google網頁。

  這個職位並不是不重要,可是,大多數人,特別是那些圖標的Fans們,更關注的是他的Google涂鴉。

  他們並不真正在乎“網站管理員”是乾什麼的―甚至包括Google公司的工程師們。

  “Doodle和Dennis我們的門面,我們都很喜歡他!”一位Google的工程師說,“他是一個很可愛的人。”

  按照Google的習慣,每一名員工都有80%的工作時間與20%的自由時間。在20%的自由時間中,他們都可以去做自己感興趣的事情―不一定侷限於自己手頭的工作。

  “有很多人都在這20%的時間里,發揮自己的想象力,滿足自己的興趣,甚至有人利用這段時間提出創意,完成項目,獲得了公司的大獎。”Googler工程師陳曉說。

  黃正穆可能是其中利用這20%時間,讓“兼職”的知名度超越“正職”的最成功的一個人。

  “每噹畫完一個作品,呈給佩奇和佈林,等他們做出最終裁決的時候,心情總是很激動。想到我的小小工作台,成為公司中最酷、最有創造性、最google的一角就止不住興奮。”他在自己的Blog中說。

  然而,他的作品滿足的不僅僅是他自己的心情。

  美國《商業周刊》評論說:“他的設計有很重要的商業作用。Google公司的多彩標志就和蘋果公司的蘋果一樣重要。Google公司的不斷發展壯大,已經變得越來越讓人敬畏,這時出現的涂鴉把人們一下子拉回公司生機勃勃、才思泉湧、充滿傳奇色彩的創業初期。”